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
当前位置 :首页 / 医患调解 / 正文
(转载)【典型案例】信阳市郝某与某医院医疗纠纷调解案
发布日期:2019年04月29日 点击量:
【案情简介】

2017年9月5日,信阳市居民郝某因车祸受伤入住某医院,治疗期间郝某提出左肩关节疼痛,医生检查后未作出诊断也未治疗,但郝某出院后一直感觉左肩关节疼痛。10月23日,郝某因“左肩部外伤后肿痛、畸形伴活动受限1个半月余”再次入院,医院诊断为“左肩锁关节脱位”,拟在麻醉下行左肩关节脱位切开复位内固定术,郝某认为手术风险太大,拒绝手术。经鉴定,郝某左肩锁关节脱位已构成九级伤残。此后,郝某多次以医院误诊耽误治疗造成残疾为由,要求医院给予赔偿,双方多次协商无果。

2018年3月5日,郝某来到信阳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(以下简称“医调委”)申请调解,要求医院赔偿残疾赔偿金、精神抚慰金、医疗费等各项损失48000元。

【调解过程】

受理纠纷后,调解员首先安慰患方,安抚情绪,提醒郝某家属应当采取合理的方式维护自身合法权益,既能避免因行为违法带来不必要的麻烦,又能推进问题高效解决。在与郝某及其家属交流过程中,调解员了解到,郝某已74岁,曾经做过心脏支架手术,身体一直处于比较虚弱的状态,再次进行手术风险很大,不适宜再进行肩关节复位术。郝某坚持认为,如今肩关节九级伤残完全是医院造成的,医院在其住院诊疗期间对其提出的病情不闻不问,错过诊疗时机,导致病情恶化,要对此事负全部责任。

随后,调解员又联系医院有关人员。院方指出,在患者车祸入院时医院对其进行了详细诊断,并且及时对症治疗,不存在误诊情形,且出院诊断与入院诊断一致,不存在漏诊情形,所以医院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;如果患者同意手术,院方可对手术费用进行减免,但是不同意赔偿。

鉴于双方诉求差距甚大,调解员调整工作思路,将调查了解案件事实,是否存在漏诊误诊作为调解工作的关键。3月19日下午,调解员召集医患双方在医调委调解室进行第一次面对面调解。调解开始前,调解员首先向双方当事人宣读了调解原则、双方的权利义务以及调解的相关规定。随后,双方各自陈述观点,围绕院方是否应当承担责任进行了各自的表述,分歧依然较大。因此,调解员建议咨询专家意见,得到医患双方一致认可。调解员在医调委专家库随机抽取三位骨科专家,医患双方对专家人选无异议。

2018年3月21日下午,受医调委邀请,三位专家们来到调解现场听取案情介绍,认真查看病历资料、影像资料及卷宗材料后合议讨论,出具专家咨询意见书,一致认定:左肩锁关节脱位漏诊。

拿到专家咨询意见书后,调解员立即跟医院沟通,指出院方在此次诊疗过程中确实存在漏诊,造成患者病情加重,依据《侵权责任法》第五十四条“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,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,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”的规定,医院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。同时考虑到患者郝某当前身体虚弱不宜再次手术的现实情况,调解员建议院方给予经济赔偿。

4月2日下午,调解员组织第二次调解,双方对专家咨询意见基本认可,但是对具体赔偿金额仍然无法达成一致意见,患方坚持要求医院按全责赔偿,医院只同意补偿1万元。随后,调解员将双方分开进行分别沟通。调解员向郝某及其家属指出,鉴于郝某年龄大且身体状况不好,建议他们合理索赔,商定出一个双方易于接受的数额,以尽快解决纠纷。调解员指出,根据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相关赔偿规定,结合2017年度河南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557.86元和九级伤残20%的赔偿系数为计算依据,可准确计算出郝某的残疾赔偿金为29557.86×6×20%=35470元,再加上精神损害抚慰金,全部赔偿金额应在40000元左右;同时,造成郝某左肩锁关节脱位残疾的直接原因是车祸,故医院不应赔偿全部损失,而是在其过错范围内承担相应赔偿责任。因此,调解员建议双方按同等责任划分,给出赔偿2万元的建议。调解员一并将此建议告知院方,双方表示会认真考虑后再做答复。

5月10日,医调委组织第三次调解,医患双方在充分协商的基础上,就赔偿事项达成一致意见。

【调解结果】

5月10日,在调解员主持下,医患双方达成如下协议:

1.院方一次性赔偿郝某包括残疾赔偿金、精神损害抚慰金、营养费等各项损失20000元整,院方3日内将款项转至相应账户;

2.此纠纷就此终结,郝某不得再以任何理由向医院主张权利。

至此,纠纷圆满解决。调解结束后,双方均表示满意,郝某家属将书写着“春风化雨润医患,依法调解促和谐”的锦旗送到医调委,表达对医患调解工作的认可与感谢。

【案例点评】

本案中,医院是否存在误诊漏诊情形是争议核心所在,在医患双方各持己见相持不下的情况下,医调委启动专家咨询程序,打破僵局,为调解工作的顺利开展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医调委专家库的全面性、客观性、专业性、权威性保障了双方当事人的合法利益,消除了双方当事人的心理顾虑,为调解员解决疑难、复杂的医疗纠纷提供了专业支持。

本案处理过程中,调解员着重心理疏导、注重案情分析,用专业手段解决调解过程中的医疗责任问题,用事实用证据说话,通过反复耐心劝解,把法律讲明,把道理说透,让当事双方心服口服,从而妥善化解了纠纷。